当前位置:主页 > 职业生涯 > 响聊聊职场 > 第 2 章 杨石头:坚硬的石头其实有温度
第3节 被打回原形才能重新开始

  做品牌顾问,石头要扮演四个角色:

  第一个角色是队员,重大案子他必须都得参与;

  第二个角色是教练,要教好新的团队成员一块儿成长;

  第三个角色是学者,得整理很多实例做成课件以便分享;

  第四个角色是传教士,因为他认为,在劳资关系的背景下,得有一个人在团队中间分洒阳光、传达价值观。就像古代,真正让君王有信心治理国家的,其实不是君王自己,而是祭司。团队氛围融洽,大家开心,遇到意见不一致的时候才会有忍耐,求同存异;团队气氛紧张,每个人都憋着火,遇到点儿小事儿就爆发了。这是他的又一次提升。

  就在一切顺利的时候,后院起火了,让他只能中途下车。接下来要说到他的感情了,估计好多崇拜大叔的萝莉要来兴趣了。

  到这个时候,石头一共经历过两段感情。

  第一段,是他在读大学的时候,有天上课,他旁边的一个哥们儿跟他说,你看后边那个女孩笑起来好像个太阳啊。太土的形容了,是不是?别介意,20年前的大学生可能就那样看待异性。石头说,是挺好看的,你看上了?那哥们儿说,嗯,我看上了。可结果,那姑娘看上石头了,他只能跟那哥们儿说,不好意思,她跟我好上了。那哥们儿也没急眼,还宽慰他,肥水不流外人田嘛。哟,现实版的《那些年,我们一起追的女孩》。从大学到工作,两人好了四年,人家到了婚龄,但石头一穷二白,实在是什么也没有,女方家里从现实考虑,提出分手,石头咬着牙忍着痛地做有胸怀状,还请女方与新男友吃了顿饭。此后石头去了上海,去开拓自己新的梦想疆土了。

  第二段,是他到上海后,公司有个下属喜欢他,但他知道兔子不吃窝边草,公司里不能有恋爱的事儿,就跟人家姑娘说,如果咱俩要好了,就有一个人一定要离开公司。后来石头给这个女孩安排了新的工作,两人的上海爱情故事也上演了。有天,他想了句自以为特别感人的话,跟对方说:虽然我不太会挣钱,可能也没多大出息,不过有一件事我能承诺你,但凡娶了你,我会用剩余的生命好好照顾你。唉!原来《裸婚时代》中刘易阳的话好多人说过啊!后来人家姑娘想出国留学,石头出资支持,结果人家嫁了老外。

  感情受挫,家里也平生变故。母亲被查出患了结肠癌,必须立即手术。石头是个孝子,马上把所有在上海的东西都抛掉,回了北京。好在母亲体内的癌细胞还没扩散,手术很成功。术后住了三个月的院,石头给老人订了最好的病房,一天6000多元,他把自己挣的钱都交给医院了,终于陪着老人过了这一关。

  母亲安康了,石头33岁了,回头看看,好像什么都经历过,又好像什么都没有了。他想,我该怎么重新开始?我要不要再回去从头做起?

  当人真正开始思考,真正准备重新开始的时候,最初的一些梦想就会回来了。他想,自己是学美术的,可活到30多岁,却从没好好做过一天创意,就像一个学造桥的人,一辈子没有好好造过桥。33岁之前是为了讨生活,那从现在开始,是不是可以为自己的理想努把力了?

  人生的戏剧性出现了,他绕了一大圈,又一次进入奥美的大门,33岁的杨石头要在奥美,讨一份创意的工作。

  可他没法做美术了,广告已经进入电脑时代了,好多软件石头听都没听过,他只能去做文案的创意,拿着底层的薪水,靠着30多岁的年纪,用文字去打动客户。

  进了公司,他部门的总监看着他说:“你就是杨石头啊?我听说过你,听说你很难管啊?自己开过公司,当过老板,连客户都敢指着鼻子骂,这个年纪还做文案,算了吧,你别干这个了,还是转回业务系统吧,正好,业务系统随便你折腾。”石头说,当时最让他难受的,还不是总监的这些话,而是集团的人力资源总监拍着他的肩膀说:“石头,做创意是要有天分的。”那个打击太大了,他伤心透了。

  但他想,一定要忍住,做回业务就做回业务吧,他申请做BD,BD就是事业部总经理,公司有四大BD,基本上全是外籍,没有中国人,人家说你能行吗?石头说,你可以试试我。

  他果然是一个不同寻常的BD,是奥美的李云龙,一个坏孩子,一个不按标准来的BD,他用自己的努力一步步地获得了同事和客户的信任。他说他其实就是想争一口气,他想让自己的价值在公司得到呈现。后来,他升到北中国区集团事业总监,兼奥美广告国内业务群副总经理。在集团内部的一次讲话时,他开场就说:我是个草根,没有哈佛的背景,也不是ABC,我能混到这个份儿上,你们没有理由比我差,今天我下台的时候,你们可能会赏赐给我一点儿掌声,不过请各位记得,今天为我鼓掌的手,明天请务必为自己加油。

  我有点儿听不下去了,说你这不是挑衅吗?你这样的刺儿头,公司居然没有开掉你?你得贡献多好的业绩啊?

  他说现在再回头看看自己的人生,觉得自己挺幸运的,只不过什么都来得晚了点。他说其实他挺羡慕我、羡慕刘同、羡慕陈默,30出头就收获过很多次成就感,他在35岁以前都在爬,现在也一样在爬。

  他跟我举了个例子,职场里有两种人:一种人是大学生,在职场上被叫做白丁,大学只给了他素质,基本上没给技能,所谓素质,就是态度和思维逻辑。

  第二种人是职场新兵,新兵怎么变成精兵?要去学习和思考,自己在哪个板块能成为小专家?哪怕是作会议记录,哪怕是调研,哪怕是给客户的PPT做得好,都必须在那个板块中磨尖了、磨利了,成为一个最好用的利器,并让大家知道。

  而他,哪种人都不是,却好像两种人又都是,他永远在跟年龄角力,似乎每回都能赢,却又每次都输给自己。也许是因为自己太在乎,其实自己在乎的,别人根本无视,只要你能赢得尊敬,谁会管你是25岁还是35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