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职业生涯 > 响聊聊职场 > 第 3 章 申晨:胖子都是被塞出来的
第1节 闷头发狠的人有出息

  《职来职往》里,每次我说到“4号新浪微博申晨”之后,大家耳畔就会立即出现铜铃般清脆悦耳的声音,他总能逻辑清晰地对求职者送上到位的点评。所以,谁都不会想到,从小学到高中,申晨一直都是一个特别腼腆,一说话就脸红,见着喘气儿的就会不好意思的那种男生。

  改变这一点,他说要感谢他们家老爷子。很多北京孩子都不愿意到外地上大学,可当初他爸就坚持,一定要他到外地念书,去锻炼锻炼,说去哪儿都行,必须离开家,不能在北京,他填的所有志愿连河北都不挨着。我问申晨,你当时是怎么报的志愿?申晨说他报了苏州大学、山东大学和四川大学,是按照淮扬菜、鲁菜、川菜报的。于是,第一志愿被录取,他便开始了与淮扬菜的缘分。

  外地的大学生活,对他性格的塑造是一个至关重要的因素。离开京城,离开家人的照顾,申晨甚至觉得自己完全没有依赖了,一切全靠自己,见着陌生环境里的每一个人,再脸红都得硬着头皮跟人家交流。

  他初中、高中都没当过班官,从来都是基层群众,他一度觉得班干部离他的生命应该特别遥远,他也不好意思管别人啊。你说有同学上课睡觉,以他那性格能怎样?走过去,轻轻摸一下同学的肩膀,红着脸,低垂下脸庞,默默不语,这是准备送人家最后一程吗?肯定不行吧。

  上了大学,他们班辅导员特与众不同,一看他的档案,是北京来的同学,政治觉悟应该会高一点,见识也应该广一点,那就“请你担任我们班的副班长吧”。

  晴天一道霹雳、坐地一声惊雷,平生第一次被委以重任。申晨说,当时他的喜悦和震惊,若干年后,都还没法用文字很贴切地描述,总之特别特别开心,从那开始,自信心一下就上来了。

  其实那个辅导员当时也没“乱点仕途谱”。以申晨的具体情况、知识积累来说,在班里他还真的挺优秀的。就说文学底子吧,他初中、高中的时候不是特别腼腆嘛,平时又很少出去疯玩儿,就特别爱待在家里看书,中学六年他看了多少书呢?他们家有六个大柜子,里面全是书,全是申晨自己的书,全是申晨看过的书。

  阅读这种事儿,显性作用往往在孩子身上是有潜伏期的。书看得多的学生,在初中、高中显不出来,到了大学优势一下就显现出来了。虽没当过官,但书里那么多的道理、智慧,不会还给印刷厂。

  他就强迫自己看问题要上到一个高度,学着去跟同学沟通,琢磨着怎么去管理,这班干部当着当着,一下把另外一个自己给逼出来了。

  现在的他做的是人力资源的工作,他去一些大学宣讲的时候,很多同学会问他,在大学的时候有没有做过职业生涯规划之类的。他说其实那时真没有,也不懂啊,大一到大三基本觉得自己还是个学生,暑假一过进了大四,突然傻眼,还有几个月就要参加工作了,才开始寻思自己该干什么。

  既然年轻不懂自己要什么,那大一到大三,就应该广撒网,谁在十八九岁的时候都不确定自己适合什么职业。与其在一棵树上吊死,不如多找几棵树吊着试试,广撒网,慢培养。培养,是要培养自己的兴趣,人没有兴趣是件很可怕的事情,就是说什么都打动不了你,那你也休想靠着什么去打动别人。

  胖申晨到底不是功夫熊猫,没有去练功夫,他年轻的时候不穿唐装。他特灵活,打网球、踢足球,也继续着阅读的爱好,可他最能保证每天花点时间在上面的,是写文章。当时他的理想是进报社做编辑,老了可以写书。到现在他都是这样想,但是他从毕业以来,都没机会做任何一份跟编辑相关的工作。

  他心里有这个梦,一直都没灭,他就曲线救国。怎么曲线?我们都知道,正规的企业都会有企业内部刊物,打造企业文化嘛,他工作过的每一家企业,他都主动要求去帮企业做这些个内部杂志,真的是每一家都做。

  在苏州大学,他主编的叫《东吴档案》;

  在富士康,他主编的叫《鸿准》;

  在中国电信,他主编的叫《信元》;

  在中国移动,他主编的叫《卓望》;

  在新浪微博,他主编的叫《微》。

  外面大多数人都知道申晨在新浪微博是人力资源经理,可没几个人知道,原来他还是《微》杂志的主编,这个第二身份只有他们内部和出版圈里的人知道。

  申晨大学时的爱好很多,多到我在想,他那时是不是把自己当007培养了,说广撒网,但他的网撒得真广。他弹吉他,弹到去酒吧驻唱;打CS,战队打到全国联赛16强;打网球,打到苏州市前十。他就是觉得,要玩儿就玩儿出点名堂,不然的话就不玩儿。

  他说自己对吃也特别投入,好嘛,又说回吃了。现在有很多饭馆都让他帮着写点评,他就到处吃,回来就写。前几天他看到一个微博,列出了北京50个最应该去的餐厅,他发现自己竟然都吃遍了。

  他对玩儿就是这样,专注、投入。对工作也是这样,工作的时候不想玩儿的事,玩儿的时候不想工作的事。

  就这样广撒网,最后再慢慢地收网,收上来的时候,就可以很清晰地考虑规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