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节 整天被工作牵着鼻子走,人生道路坎坷不顺,只是时间的问题

  整天被工作牵着鼻子走,人生道路坎坷不顺,只是时间的问题“毕生的工作?嗨,这可能吗?”

  这是一个比我大一岁的人和我聊起晚年生活时所说的话。这个人在一所大学任职,是一个相当于组长级别的教工。他信誓旦旦地对我说,他已经为退休之后的生活做好了一切准备。一旦退了休,他每月将会获得300万韩元的退休教师补贴。要知道,无论是公务员退休津贴,还是教师退休补助,金额都是普通公民退休金的15倍以上。那个教工想得非常周到,他觉得单是靠退休补贴可能还有些不足,于是从很早之前就以每月80万韩元的价钱买了一份退休保险。一旦他退休,还可以每月获得百万韩元的保险金。为了养老,这位老兄真可谓是把裤腰带勒紧了一圈又一圈。看着露出会心微笑的他,我不禁问了他一个问题。从此开始,我们才算进入了主题。

  “太好了,可是就算你把钱都准备齐了,那你退休之后准备干点什么呢?”

  “噢,我就到处旅旅游吧。我觉得在退休之前,我拼命工作,早已经对上班感到厌烦了。退休了还干什么工作啊,光玩就行啊。”

  听到他回答的那一瞬间,我想到了两个问题:第一,看他是如此自信,他怎么就能保证自己不会被炒鱿鱼呢?这样的自信是从何而来呢?第二,这位老兄把旅游作为退休后的主要工作,看来他还不明白:旅游只是偶尔用来调节情绪的好方法,不能将其当做日常生活。要是持续旅行几个月时间,你也会厌倦旅行的。再说旅行之后你还是要回归到日常生活上来。那时你又想做点什么事情呢?

  我并不想打碎这位老兄满脸的“会心微笑”,但是,我们又不得不直面现实。后来,我们花了很长的时间来讨论寻找一份能够维持一辈子生活所需的工作的重要性,但面对这个问题,这位老兄露出了半信半疑的神色,似乎在他的思想中,毕生的工作这一状态在现实生活中是不可能实现的事情。

  竟然会得出这番结论,看来15年的职场生活已让他不自觉地陷入了既定的观念中。这位老兄想当然地认为只要认真工作,饭碗就会端得很稳当。他觉得不管别人怎样,只要自己做得出色,就会逃脱人员调整的危机。即便被裁员,只要不老到应该退休的年纪,也会有别的公司慧眼识金。总的说来,依这位老兄所想,他相信面前还有许多机会。

  如果你想拥有一份真正可靠的、一辈子都可以做的工作,那么就请你从上述的固定观念中解脱出来吧。或许你正陷于职场之中,即便那样,你首先要做的,也是要放弃对职场的那份期待和幻想。

  四十岁还诸事不顺的人们都有一个共同点

  我想为大家说说郑部长的故事。郑部长从一家大型企业开始自己的职业生涯,曾经一度干得很出色,现就任于一家中小型建设企业。郑部长经常开玩笑说:“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会被炒鱿鱼,所以一定要勤勤恳恳地工作。”看似一句玩笑话。可我却不认为这只是句玩笑话那么简单,因为他的故事足以给我们许多启示。

  1995年,20多岁的郑部长作为新人进入一家大企业任职。这家企业虽比不上三星、现代,但品牌在业界也是响当当。郑部长真的是一个非常能干的员工,对待工作尽心尽力,人际关系也处理得相当圆滑。和郑部长同期进入公司的同事们对他佩服不已:“我们这些人里,你肯定是最先升职,最先成为高管的人。”

  是啊,当时的郑部长可是一个前途无限光明的年轻人,而他总能不辜负大家的期待,努力工作。为了进行自我开发以及进一步拓展自己的人际关系网,他不惜花光所有的薪水。看到和自己一起进入公司的同事们,一拿到工资就悄悄回家,或是把钱全部存入银行,郑部长十分不屑。在他看来,同事们的举动意味着他们永远摆脱不了小市民的生活,不会有大作为的。

  不多久,亚洲发生了金融危机,许多大型企业接二连三地破产,而郑部长所在的公司也没能逃过这一劫。一向才能非凡的他也受到了牵连。公司倒闭,员工们自然都失业回家了。失业人数成倍增加,工作岗位成倍减少,再就业真的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

  郑部长没有攒下钱,所以没有创业的启动资金。无可奈何的他不得不在家里休息了两个月。不过他还算幸运,经过一番艰难的求职,他终于被一家中型企业录用了。虽然工资待遇没有之前在大企业那么好,但在那段经济不景气的时期还能找到工作,他感到真的要谢天谢地了。

  郑部长终究是个能力出众的人才,在新公司他大展拳脚,不但受到同事的喜欢,更被领导寄予厚望。公司的财务状况慢慢有了起色,而郑部长也从代理的职位一路升任部长。

  然而,在他40岁那年,公司突然破产了,这给郑部长带来了巨大的打击。为了公司的发展,他是那样的鞠躬尽瘁,但一个人的力量毕竟是微不足道的。郑部长开始审视自己:银行的存款一年后才到期,连本带利加起来也不过3000万韩币;而一年后,他的大孩子就要上初中了。

  已过不惑之年的郑部长再也找不到一份合适的工作。他去过许多地方面试,但都被无情地刷了下来。无所事事的他在三个月后终于获得了一个新的工作机会。这次他是在一家小企业担任人事企业部部长的职务,年薪虽然只有区区4000万韩元,但终归是找到了一份工作。这对于他来说,已经是一个极大的安慰了。

  他现在经常给一些晚辈灌输这样的思想:不要因为一时的出众就得意忘形,也许就在某一刹那,头顶的光环就消失了。最晚也要从35岁起,你要仔细考虑一下未来的出路。否则,你们就会步入我的后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