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节 请立刻从高薪的美梦中醒来吧(2)

  眼下的薪酬上涨并不能带给你真正的幸福

  报社记者出身的某咨询公司金副社长的年薪已经超过了一亿韩元,这个数目是他当记者时工资的两倍。当他刚刚转行进入咨询公司任职的时候,满脸都是幸福的表情。他满心认为只有挤进亿元俱乐部,自己的人生才能变得更美好。

  当金副社长还是一名记者的时候,他和妻子的关系并不是很好。怪只怪记者这个职业的特殊性,每天都得喝很多的酒,作息也没规律,与家人共处的时间更是有限。在他转行进入一家咨询公司任职后,酒喝得少了,回家的时间也提前了,和家人在一起的日子也多了。

  正因如此,他与家人的关系得到了很大改善。金副社长甚至这样说过:“早知道可以这样生活,又何必那么辛苦地跑去当记者呢?”转行后,他的物质生活显然提高了一大截。

  就这样过了一年的时间,此时的金副社长脸上写满了憔悴。他又发出了这样的感慨:“还是当记者好啊!”短短不过一年时间,他怎么又对当时理智的决定后悔了呢?他说他的人生质量下降了,并愿意用自己的一亿年薪换回原来的记者生活,他竟然要放弃人人都憧憬的亿元年薪……

  他的想法怎么改变了呢?

  通过一年在咨询公司的工作,金副社长明白了,这亿元年薪可不是那么轻易到手的。公司给你的钱越多,自然让你干的活就越多。离开记者岗位后,那片刻的闲暇很快就消失了。而当工作步入正轨后,他更是忙得不可开交。

  因为他所在的企业是一个美国公司,所以但凡开会一律要说英语。已经40岁的金副社长,不得不在百忙中,在黎明时分上英语辅导班狂补英语。而且,在酒席上花费的时间越来越长。毕竟,咨询公司的特点就是要与顾客频繁接触,而接触的最佳地点就是饭桌了。随着金副社长回家的时间越来越不规律,加班的次数也逐渐增加,他和家人的关系又陷入僵局。

  金副社长感觉自己好像穿上了一件很不合身的外衣一般,十多年来的记者生活让他早已适应早晚奔波的取材生活。而现在的他不得不每天坐在办公桌前,从事着文书的工作。大部分时间,他都在制作报告书。此外,还得检查下属送来的堆积如山的文件资料。

  越是想起过去自由的记者时光,他越是厌烦自己现在从事的这份工作。金副社长经常冒出这样的想法:“这不是我想要的”,他现在工作的并不开心,失去了活力的他只感到身心俱疲。

  除此之外,他还有一大不满,那就是他的年薪在不断地被削减。当时公司许诺的薪酬,他只领了一年。此后,公司的境遇每况愈下,社长就向金副社长提出建议,要求共同削减薪酬。虽说是提议,但实际上社长的话就是命令。对于靠工资吃饭的他来说,又怎能拒绝社长的要求?好在薪酬减得不算太多,依旧维持在接近亿元的水平上。在工作的过程中,金副社长承受了许多压力。但是,已过不惑之年的他也没有心思去想跳槽的事了。再说,即便他想回到之前的报社重新干起记者的老本行,也是完全不可能的。现在的他就像被困在了这个岗位上,动弹不得。

  每当他遇到原来报社的同事时,他就更加郁闷。老同事们都羡慕他有亿元的年薪。而他却羡慕同事们的活力无限。金副社长告诉他的同事们:“生活并不会因多收入几块钱而发生本质性的改变。拿的钱越多,相应干的活儿就越多。做自己想做的事,在工作之余体会到趣味,这样才是最幸福的。我真的很羡慕各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