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节 我的梦想,我的路(2)

  另一个小孩一天在街头打架回去告诉母亲,母亲告诉她搞定他给他点颜色,看他下次还敢欺负你吗?后来这位小孩成了美国的总统夫人和参议员并且现在已经是美国的总统候选人,她的名字叫希拉里。

  又一个小孩也是在街头打架,他没有找他的父母,下课铃声一响就冲出去,找欺负他的对手算账,往返很多次,最后打他的那个小孩从教室出来,看到等候在门口这个两只眼睛肿得像个小熊猫似的并继续奋战的小孩,这个对手吓了一跳,无奈地说:“小子,你究竟想干什么?”这个小孩说:“除非你向我道歉,否则我就打到死”,对手终于说了“I’m sorry”(对不起)。这个小孩后来成了法兰西第一帝国的总统,并多次亲自率领军队打败“反法同盟”,战争中也曾多次失利但失败后百折不回、不屈不挠,最终为他的国家找回了尊严、让法国一度成为欧洲的霸主,他的名字叫拿破仑。

  引用以上三个例子并不是说我们的家长不应该去考虑孩子的人身安全,孩子终究是社会的人,终究要面对社会残酷的竞争,应该适当放手培养小朋友应对挫折时的处事能力和竞争适应能力。

  现在中国式的爸爸和妈妈们恨不得每天都把孩子拽在手里一辈子永远不肯放手,我经常在居住的小区花园碰见小孩子跌倒在地后,中国式的家长们以百米冲刺的速度跑过去,紧接着就是一阵可怜天下父母心的安抚孩子的精彩表演。孩子没有摔跤的经历怎么能长大?孩子不经历风雨怎么能见彩虹?娇嫩的掌上明珠们将来怎么去应对现代化社会的残酷竞争?

  后来进入小学毕业班,练武梦想停止,随即进入了父亲的24小时监控状态,白天上学,晚上回家做作业,父亲陪在身边,家里准备了一个小黑板,每天晚上父亲亲自辅导直到睡觉,最终不负父母期望,考入了重点中学。

  初中—— 从幼稚到成熟

  进入初中就住校了,没有了父母的监控,又开始了萌发练功夫的梦想,不过这个时候倒没有练功夫,开始学会了社会交际,通过交往各种朋友以便在受欺负时可以组织朋友力量帮我摆平,结果后来因为打群架被学校处分,直到最后就被老师赶出了教室。那一年才12岁,刚读到初二,从此我就离开了学校,也不敢回家,开始流落街头。有时一两天不吃饭,我的同学从家里带饭给我;有时候晚上饿了,我就去农民的地里挖几个红薯来充饥。

  在外流浪差不多半年时间,后来父亲把我带回了家,之后在父母的耐心教育和安排下去了乡下的中学求学。乡下的教育非常薄弱,仅有的几间教室也是非常的破烂,窗户是通风的,没有玻璃,冬天只能靠双手的摩擦来取暖。这样的环境当然吸引不了优秀的老师,不少老师是没有教师资格证的,那时叫代课老师。

  乡下求学两年,思想逐渐成熟,学习很用功,后来父亲想尽一切办法把我转到重点中学进一步学习,这所学校就是我曾经被赶出校门的那所学校。命运总是那么的巧合,居然是曾经赶我出校门的那位老师担当班主任,这位老师似乎并不欢迎我,他非常担忧,不过我向他保证“我已经变好了,我想学习了,真的想好好学习了”。

  这一年我很用功,入学时在班里排名倒数第五名,后来通过自己的努力,中考成绩喜人,我的父母、我的老师和所有同学都没有意想到,我考了当时全区的第二名,并以全县前五名成绩考入了全省重点高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