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节 如何选择“珍爱”的职业(8)

  美国的著名职业规划专家雷恩?吉尔森在他的著作《选对池塘钓大鱼》中引进了“路径依赖”的理论。“路径依赖”来源于一个故事:我们的铁路两条铁轨之间的标准距离是1435米,这是一个很奇怪的标准,究竟是从何而来的呢?原来这是早期英国人1876年擅自在上海建造的第一条营运铁路的标准尺寸。那么为什么英国人用这个标准呢?原来英国铁路早期的建设者是造马车的,而他们是沿用马车的两个轮子的轮距。那么马车为什么要用这个轮距标准呢?因为如果那时候的马车用任何其他轮距的话,马车的轮子很快会在英国的老路凹陷的路基上撞坏的。为什么?因为这些路基的辙迹宽度是1435米。

  这些辙迹又是从何而来的呢?答案是古罗马人所定的,因为在欧洲,包括英国的长途老路都是由罗马人为他们的军队所铺设的,1435米正是罗马战车的宽度。如果任何人用不同的轮距在这些路上行车的话,他的轮子的寿命都不会长。

  那么,罗马人为什么以1435米为战车的轮距宽度呢?原因很简单,这是战车的两匹马屁股的宽度。

  等一下,故事到此还没有完结,下次你在电视上看到中国的火箭立在发射台上的雄姿时,你留意看看任何通过火箭发射器发射的物体,它如果是从北京制造好运到中国的西昌卫星发射中心进行发射的话,这些物体的尺寸必须遵循1435米这个标准,因为这些物体要用火车从工厂运送到发射点,路上要通过一些火车隧道,而这些隧道的宽度只是比火车轨道宽了一点,然而我们不要忘记火车轨道的宽度是由两匹马的屁股的宽度所决定的。

  因此,我们可以断言:可能今天世界上最先进的运输系统的设计,是两千年前便由两匹马的屁股宽度决定了。这就是“路径依赖”,看起来有几许悖谬与幽默,但却是事实。

  “路径依赖”遵循的是一种由短期利益引导的权宜的渐进发展的思路。古罗马战车的宽度由两个马屁股的宽度决定,这种情况被一再复制,以至于现代的轨道交通路轨的宽度也根源于两个马屁股的宽度。在这种不断的复制过程中,渐进就成为一种主要的权宜的选择。

  职业生涯无法摆脱这种“路径依赖”。因此,我们的大学生们一定要慎重选择你们的第一份工作,一旦我们选择了“马屁股”,我们的人生轨道可能就只有1435米宽。虽然我们并不满意这个宽度,但是却已经很难从惯性中抽身而出。

  2回头的代价能有多大?

  我在很多大学做“未来之路”职业生涯规划讲座,有不少同学都给我抱怨说他们读了不感兴趣的专业,临近毕业时想选择自己喜欢的职业,可是自己的专业毕竟读了四年,不想放弃。这就是典型的机会成本。还有不少参加工作很长时间的人到爱未来公司找我寻求帮助,他们想转行,看着他们灰头土脸、迷茫、没有自信的表情实在是痛不堪言。

  俗话说:“女怕嫁错郎,男怕入错行”。古人把这样两件事相提并论,不仅仅是说入错行跟嫁错人一样痛苦,而是说两种错误一旦犯下很可能就是一辈子的痛苦,改弦更张的可能性都比较小。古代,女子嫁了人以后很难改嫁,即使改嫁,也是青春韶华已逝,无法更改。而一旦入错了行,想抽身换行所付出的代价也许并不比古代女子改嫁付出的代价小多少,甚至会是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