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节 如何选择“珍爱”的职业(12)

  但是,正如有失尊严的职业会贬低我们一样,那种建立在我们后来认为是错误的思想上的职业也一定会成为我们的沉重负担。这里,我们除了自我欺骗,别无解救办法,而让人自我欺骗的解救办法是多么令人失望啊!

  那些主要不是干预生活本身,而是从事抽象真理的研究的职业,对于还没有确立坚定的原则和牢固的、不可动摇的信念的青年是最危险的。当然,如果这些职业在我们心里深深地扎下了根,如果我们能够为它们的主导思想而牺牲生命、竭尽全力,这些职业看来还是最高尚的。这些职业能够使具有合适才干的人幸福,但是也会使那些不经考虑、凭一时冲动而贸然从事的人毁灭。

  相反,重视作为我们职业的基础的思想,会使我们在社会上占有较高的地位,提高我们自己的尊严,使我们的行为不可动摇。一个选择了自己所珍视的职业的人,一想到他可能不称职时就会战战兢兢──这种人单是因为他在社会上所处的地位是高尚的,他也就会使自己的行为保持高尚。

  在选择职业时,我们应该遵守的主要指针是人类的幸福和我们自身的完美。不应认为,这两种利益会彼此敌对、互相冲突,一种利益必定消灭另一种利益;相反,人的本性是这样的:人只有为同时代人的完美、为他们的幸福而工作,自己才能达到完美。如果一个人只为自己劳动,他也许能够成为著名的学者、伟大的哲人、卓越的诗人,然而他永远不能成为完美的、真正伟大的人物。

  历史把那些为共同目标工作因而自己变得高尚的人称为最伟大的人物,经验赞美那些为大多数人带来幸福的人是最幸福的人,宗教本身也教诲我们,人人敬仰的典范就曾为人类而牺牲自己──有谁敢否定这类教诲呢?

  如果我们选择了最能为人类而工作的职业,那么,重担就不能把我们压倒,因为这是为大家所做出的牺牲;那时我们所享受的就不是可怜的、有限的、自私的乐趣,我们的幸福将属于千百万人,我们的事业将悄然无声地存在下去,但是它会永远发挥作用,而面对我们的骨灰,高尚的人们将洒下热泪。

  卡尔?*写于1835年8月

  “爱”是我们选择职业的惟一标准

  这里是一位护士和一位老太太的故事。这位护士在遇见这位老太太之前,护理工作的真正意义并非她原来想象的那么一回事。“护士”两字虽然是她的崇高称号,但她却认为这是三种吃力不讨好的工作:替病人洗澡,整理床铺,照顾大小便。

  一天,这位护士带上全套医用护理用具进到病房,开始护理她的第一个病人——一位老太太。这位老太太是个瘦小的老人,有着一头白发。“你来干什么?”老太太问。

  “我是来替你洗澡的。”护士生硬地回答。

  “那么,请你马上走,我今天不想洗澡。”

  令这位护士吃惊的是,老太太说完后眼里涌出大颗泪珠,沿着面颊滚滚流下。后来,这位护士没有顾忌这么多而强行给她洗了澡,完成了她的第一次护理工作。

  第二天,这位老太太料定这位护士还会再来,准备好了对策。“在你做任何事之前,”老太太说,“请先解释‘护士’的定义。”

  护士满腹疑团地看着老太太。“嗯,很难下定义,”护士支吾道,“我做的是照顾病人的事,尤其是你这种病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