职业频道
[career]
您的位置:返回首页 > 职业指导 > 求职 > 求职陷阱 >

求职大学生遭遇的悲剧-求职陷阱-应届毕业生求职网

日期:2013-01-21 点击:

  57岁的吴瑞祥看到躺在炕上的季鹏程就想掉眼泪。39天前,作为律师,他认识了这个年轻人。从此,他接触到一件以前很少关注的事情——传销。

  23岁的季鹏程是在校大学生,将于2008年7月毕业。为了找一份工作,他四处奔波。目前,他躺在内蒙古赤峰市翁牛特旗乌丹镇北大庙村的家里,生活不能自理。导致他生活发生变故的原因是传销。

  赤峰市翁牛特旗,是一个国家级贫困县(旗),以农业和牧业为主要经济来源,人均年收入700元左右。作为贫困地区、贫困家庭出来的孩子,季鹏程就读于湖北省的长江工程职业技术学院,引来一些人羡慕的目光。

  季鹏程回忆,作为2008届水利水电建筑工程专业毕业生,在即将毕业之时,自己和其他同学一样,努力向用人单位推荐自己。“出生在农村的我,深知父母的艰辛,为供我上学,他们起早贪黑,没日没夜地干农活、打散工。看着父母白发越来越多、腰越来越弯,我内心就受不了,想用自己的双手为他们分担一点生活的压力。”季鹏程说。

  这时,他从网上看到“中铁三局高速公路项目招测量员”(纯系骗局,与中铁三局无关)。当时,季鹏程想,这种野外工作,环境差,条件苦,竞争不大,况且“中铁三局”是国企,也适合自己所学的专业。为此,他根据网上公布的电话,与一位自称“卢经理”的人取得了联系。根据对方指点,他决定前往山东省菏泽市参加面试

  2007年11月26日上午,季鹏程向班主任张老师请假,时间为一周。11月27日,他从武汉坐火车前往菏泽。当天晚上5点多,他到达菏泽,与“卢经理”取得联系。对方说,一会儿有人接站。大约晚7点左右,一位20多岁的年轻人将季鹏程领到一家商店,让他买行李。季鹏程回忆,当时由于晕车,比较疲劳,他想“好好休息一下,再去见经理”,就选择一家比较便宜的招待所住下了。接他的年轻人随后走了。

  第二天一早,季鹏程与“卢经理”联系。对方说,他们正在修筑高速公路,离住地比较远,由单位派车送,中午在工地吃饭,晚上单位派车接回。因此,只能在晚上他们从工地返回时见面。同时,季鹏程被告知,晚上他们路过“三角花园”,让他在那里等。

  11月28日晚6点多,季鹏程来到“三角花园”附近,等候面试。大约晚7点30分左右,有两个年轻人叫他的名字,并查看了他的身份证,说是“卢经理派来的”,并把他带往住处。

  季鹏程回忆,一路上,他们谈起工程方面的情况,对方说,他们是“开挖掘机的”,季鹏程便“没有觉得异常”。

  买了行李,走进一栋小楼的三楼。一进屋,季鹏程开始“感觉不对”,这是一个两室一厅的单元房,凭直觉,屋里的人“根本不像搞工程的”,也没有什么仪器。季鹏程回忆,进屋后,自己被要求放下行李,换上拖鞋,随后,被几个人推进一个房间里。里边,有七八个人,一一与季鹏程握手。当时,季鹏程意识到,自己可能被骗了,进入了传销组织,至少,是一个“不法分子团伙”。

  没过一会儿,屋里人拉季鹏程打牌,他没有答应。此时,他想通过手机与同学联系。可刚出房间,就有一个人向他“借用手机”,季鹏程意识到“他们想切断自己与外界的联系”,就没有答应。随后,五六个人围着他,僵持了20多分钟,一个穿黑皮衣、理平头的年轻男子抓住他的衣领,往另外一个房间拖。同时,有几个人开始动手打他。“无奈,我把手机给了他们。”季鹏程说。

  此后,季鹏程问周围人:“什么时候去工地?”一个人告诉他,别着急,明天肯定会开会。一听说“开会”,季鹏程坚定了自己陷入传销组织的判断。

  以前,听说过传销组织的一些行为。当时,他的想法只有一个:下定决心,逃走。可是,房门已被反锁,而且,窗户都有铁栅栏,只有厨房和洗手间没有。这时,一个年轻人告诉他“老实点,听从安排”,并拒绝了他提出的交还手机的请求。

  季鹏程选择从洗手间逃走,而且,洗手间的门闩已被拿走,窗户只有40厘米左右,并且有一层纱窗。他大致看了一眼楼外,此时,他撕纱窗的声音惊动了监视他的人,他们破门而入。季鹏程想“不能再等了”,就爬上窗户,随后从楼上跳了下去。

  其后的情景,季鹏程表示“什么都不记得了”。

  经过报警,季鹏程被紧急送往菏泽市第三人民医院。2007年12月3日,该院出具的诊断证明书写明:季鹏程,男,23岁,于2007年11月29日经本院检查诊断为左手粉碎性骨折、关节脱位,腰椎骨折,椎体压缩性骨折、双肺挫裂伤并双侧胸腔积液等。建议:入院治疗。

  菏泽市公安局牡丹分局刑警大队副大队长时靖表示,这是一起网上招聘骗取大学生进入传销组织的事件。警方接到报案后,从季鹏程跳楼的房间里抓获了4名犯罪嫌疑人。这4名涉嫌非法拘禁罪的犯罪嫌疑人都是20岁左右,3个河南人,1个内蒙古人,也都是从学校刚刚毕业。目前,这一案件还在侦查、起诉阶段。

  季鹏程的境遇,牵动了许多人的心。

  23岁的刘阿维,是季鹏程的同学,得到消息后,立即赶到菏泽第三人民医院。她看到,季鹏程特别憔悴,身体状况不好,一动也不能动。

  季鹏程的父亲季华赶到时,季鹏程病情严重,经过一个多月治疗,病情有所好转,由于家庭贫困,无法支付继续治疗的费用,只能选择回内蒙古赤峰市翁牛特旗的家中静养。目前,病情依然严重,生活不能自理,每天躺在炕上。

  季华、刘阿维意外得知,在季鹏程跳楼的那个窗口,他已经是第三个被传销组织欺骗、为逃脱控制而跳下的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