职业频道
[career]
您的位置:返回首页 > 职业指导 > 薪酬 >

办公室政治的学问

日期:2013-12-04 点击:

我是参加工作不久的大学毕业生。在局机关某科室上班。科室共有六名同志,老李是科长,大张、大刘是副科长,小赵、小谢和我是科员。显然,我是一名小字辈。科室的领导分工是十分明确的。大张分管小赵、小谢,大刘分管我。大家挤在一个大办公室里办公,看上去比较热闹。经过一段时间的工作,我深深地感觉和体会到办公室政治的力量和学问。

我发现,办公室里每个人所坐的位置都与自己的身份有关。你坐在什么位置,我坐在什么位置,那不是随便的,是十分讲究的。或者说是没有选择余地的。科长与副科长的办公桌都安排在办公室靠里面且挨窗户的位置,这个位置光线好,能看到外面的风景,当然,视野最为开阔的是科长的位置。比我早来机关上班的小刘、小谢的办公桌安排在中间靠墙的位置上,看上去也不错,不过,光线显然差了一些。我的办公桌安排在靠门口的位置。我看得出,这个位置是最差的一个位置,人们进进出出都要在我的眼前晃过。而且,有了敲门声,由我喊请进,或者由我给人家拉开门,把客人让进来。但我毫无怨言。我很快就明白了,在机关工作,是讲求先后次序的。谁先来了,可以用耐心等来一个好位置,谁当上官了,可以用权力争取一个好位置。你是后来的,又没有当上官,自然要接受一个最差的位置,这是顺理成章的事。我想,我能来局机关上班就是万幸了。现在,毕业的大学生多得是,有多少人刚毕业就能够到机关来上班。我得珍惜自己的位置。

大家发言是有固定顺序的。比如,大家坐在一起开会。先开口的是科长老李,接着是副科长大张、大刘,然后是科员小赵、小谢。我排在最后一名。科里没有任何有文字记载的东西明确这一顺序,也没有任何人提到过这一顺序。但是,这个顺序被严格地执行着,雷打不动。有一次在开会时,我忽然接到电话,得知有急事,需要尽快离开。我对科长老李说,我有急事了,能不能让我先发言。老李说,既然有事,就不用发言了。后来我才知道自己是多么不识时务。发言的内容并不重要,而约定俗成的发言顺序是十分重要的。由此,我感觉到了机关按资排辈的顽强力量。

科里有许多潜规则。比如,在上班、下班时间的把握上,是有惯例的。我在上班的第一天,小谢就告诉我,按科里的惯例,谁是后来的,谁就负责打开水和打扫卫生。同时,负责把科长和副科长的剩茶倒掉。所以,你每天都要早来一会儿,以便提前把这些事情办好。这件事就不要等科长说了。如果那样,你就被动了。我说,没有问题,这是我应该做的。于是,我每天都早早地来到办公室,十分麻利地将上述工作做完。我知道,其实他们每一个人都是这样过来的。将来再有新的员工来到这里,我会将这些事情交出去。不仅上班时间需要把握好,下班的时间也需要掌握分寸。有一天,下班的时间已经到了,大家却不肯走。我觉得很纳闷。心想,是不是晚上大家有集体活动。于是,我也呆在办公室里,等待科长安排。过一会儿,大家都不约而同地离开了办公室,并各奔东西。显然没有集体活动。我赶紧私下问与我同行的小谢:下班的时间早就到了,大家为什么等待了这么久才走。小谢说,只有科长走了,大家才能走。科长不走,大家不能走。这是科里不成文的规矩。你今天才上班,就明白科长的心思,真是不简单呀。后来,我又了解了机关许许多多的潜规则。这些潜规则没有在任何文件中给予明确,领导在任何时候也不曾提起过,但是,它却有着强大的生命力,支配着机关的运转。

汇报工作是有学问的。我发现,小赵、小谢有事情,总是先向副科长大张汇报,然后由大张再向科长老李汇报。一开始,我觉得这样做有些麻烦。我心里很不理解,心里说,小刘、小谢直接向老李汇报不就行了,为何要增加一道环节呢。有一次,我有一项工作需要向科室负责人汇报,恰巧我的分管副科长大刘不在办公室,我就直接向科长老李汇报了工作。老李对我说,你这是越级汇报,是很不好的习惯,要注意呀。对这件事我不会同大刘讲的。听了老李这一番话,我恍然大悟。在机关工作,你稍有不慎,就会犯了大忌。很可能对你的前途构成严重的危胁。从此以后,我再也没有犯过越级汇报的错误。

科里很重视统一步调。我上班不久,科长就召集大家开会。他强调,大家要发扬团队精神。大意是,大家凡事都往一处想。比如,在年终考核的投票打分环节,要求大家对科里的同志打高分。假如在工作中有人出了问题,大家不要张扬,由科长负责处理。如果开展集体活动,大家不要无故不参加。我发现,大家还是很听老李的话的,表现得很抱团。我上班不久,科长就组织大家为我接风。结果大家全来了,一个也不少。科长老李举起酒杯说,我们科组织了这样一个简单的晚宴,有三层意思:第一,欢迎你加入我们这个团队,你给我们这全团队新增了重要力量。第二,我们要向你这样的高材生学习、请教,以后可不要推辞呀。第三,祝愿你事业兴旺,前程似锦。我一听这话,感到很舒服。人家把话说得很明白,也很客气,表明人家很看得起我。于是,大家开始喝酒。由于这是欢迎酒,大家都放开了酒量。喝来喝去,小刘、小谢都喝得躺在沙发上起不来了。科长老李、副科长大张、大刘看上去游刃有余,并无大碍。我天生酒量大,尽管喝得不少酒,但是我并没有乱了方寸。科长对我说,你是好样的。男人没有酒量,那是小男人。在机关工作,喝酒也是工作,没有酒量,好像残废一样。今天你已经通过了考验,你要好好干,将来会大有前途的。听了这番话,我感到十分高兴。

我们的科长很讲求工作方法。有一次,科长老李让我草拟一个通知,发布在单位的通告栏内。由于我的大意,没有让科长老李审阅,就急急忙忙地发布了,结果出现了差错。局长找到我们的科长老李,当着众人的面,狠狠地训斥了他一顿,并问这是谁发布的。我的心被提到了嗓子眼。我想,如果我刚上班就给局长留下了一个不好的印象,问题就太严重了。可是,我担心的事并没有出现。科长老李说这是他发布的,一再检讨自己的疏忽。我心里说,我得感谢科长老李一辈子呀。局长走后,科长老李批评了我一通,但是他最后安慰了我。说我不是故意的,主要是不太熟悉机关工作流程,鼓励我尽快进入角色。从这一件事的处理上,我就服了我们的科长。也认识到了自己的不足。我心想,科长老李对我这样爱护和支持,我一定要以实际行动报答他的大恩大德呀。后来,我接连写了不少论文,都署上老李的名字发表了。老李对我说,你要相信,你的奉献绝不会白费的,我会替你着想的。我明白,科长在局长面前为我说一句好话,就能顶我干一年工作。所以,我是甘心情愿地做这类奉献的。有些人拔一毛而利领导的事都不肯办,还想向领导要这要那,那是断然不行的。